赫連青轉眸看了一眼宮陌宸摟著她的手臂,猶豫著要不要動。

  而這時,鬧鐘再次響起。

  宮陌宸同樣被鬧鐘吵醒,他睜開眼睛,便對上了赫連青的眸子。

  心跳突然在這一刻漏了一拍,赫連青原本淡定的神情,有片刻的窘迫。

  宮陌宸似乎也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收回目光,將注意力放在手機上,不動聲色松開赫連青,去關鬧鐘。

  赫連青也反應過來,起身去帳篷外看草藥的情況。

  此刻,天邊已經勾勒出一圈魚肚白,而帳篷前的葉子,此刻也完全舒展開來,帶著清晨朝露,格外鮮綠。

  赫連青精神一震,快速準備好專門的器皿,又拿了木質的工具,開始采摘。

  這種草藥很是精貴,不能見鐵,而且盛放也有講究。

  赫連青小心翼翼將藥收好,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分鐘。

  她把盒子收好,轉頭看向宮陌宸:“宮少,我這次的任務完成了?!?br/>
  “嗯?!?br/>
  宮陌宸目光落在帳篷上:“你還睡嗎?”

  “不了?!?br/>
  赫連青躊躇片刻,道:“昨晚謝謝你?!?br/>
  “謝我什么?”

  宮陌宸望著她,眸子里意味不明。

  他昨晚,可是被折騰得不輕,簡直是對意志力的考驗。

  他倒要看看,這丫頭能解釋個什么名堂出來。

  赫連青并不知道宮陌宸的心思,她只是解釋:“我這個毛病,以前是一個月一次,但是現在不知道為什么周期縮短了,昨晚幸好有你?!?br/>
  宮陌宸清高地點了點頭,將所有東西收拾好放入背包:“走吧?!?br/>
  他不和她計較。

  兩人一起走到吊橋前,今天的濃霧比起昨天上午似乎要好一些,可是依舊只能看到兩三米開外的景致。

  宮陌宸敲了一眼站在橋頭的赫連青,走過去,伸手牽起了她的手。

  她錯愕地轉頭,隨即,被他牽著一步步走上晃晃悠悠的吊橋。

  他的手寬大溫暖,并不像他這個人一般冷冰冰,尤其是,在最晃悠的地方,他握著她的時候,加大了幾分力道。

  赫連青突然覺得有點開心,亦步亦趨隨著宮陌宸走下吊橋。

  在他放手之前,她終于將之前憋了許久的話問了出來:“宮少,你最近打算結婚嗎?”

  宮陌宸轉頭,疑惑地瞧著赫連青,只覺得剛剛自己聽錯了。

  赫連青突然覺得有些緊張,可是片刻后,她又被自己的理性分析所說服了。

  雖然這樣的事情,女孩子主動開口有點難為情,可是,傳承不能沒有人,加上她現在身體情況越來越差,還不知道自己能撐到什么時候。

  所以,她深吸一口氣:“我想早點結婚?!?br/>
  “咳咳——”宮陌宸就算是平時再淡然冷漠,此刻也被赫連青的話驚得嗆到。

  等呼吸平復,他依舊還是覺得自己是不是會錯意了,目光深斂地望著她:“赫連小姐這是在沖我……求婚?”

  赫連青有些窘迫,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宮陌宸只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因為昨晚我們睡在一起?

  你要我負責?”

  他們分明什么都沒有發生,他就連親都沒有親她一下。

  至于最后怎么抱在一起,大概是因為夜里冷,所以無意識的行為。

  赫連青心頭開始打退堂鼓,她動了動唇,想要解釋,卻又有些開不了口。

  宮陌宸笑了。

  呵呵,她可真是碰得一手好瓷。

  赫連青摸不清宮陌宸此刻笑是什么意思,她低頭瞧著他們牽在一起的手,聲音有些沒底:“雖然有點急,但是也還是可以等我在宮家一年的承諾期結束?!?br/>
  宮陌宸也敲在了他們拉在一起的手,他問:“為什么?

  你為什么急?”

  赫連青從小就不會說謊,長久以來的原則也不容許她這么做,所以,在良久的沉默后,她終于抬起眼睛,沖宮陌宸道:“因為我師門的醫術不能沒有人傳承,所以我得有傳承人?!?br/>
  宮陌宸將她的話放在耳朵里繞了一圈,荒唐之余,突然覺得有些火了。

  他一把甩開赫連青的手,冷冷道:“想都別想!”

  她把他當成什么?

  算計的對象?

  一步步將他們之間的關系變得曖.昧,再提出結婚,就是為了什么所謂的醫術傳承?

  那他是什么?

  傳宗接代的工具?

  呵呵。

  宮陌宸越想越是窩火,只覺得自己的自尊都被人碾碎了踩在地上摩擦。

  他徑直往前,聲音沒有溫度:“以后希望赫連小姐自重?!?br/>
  赫連青被這么拒絕,心頭的希望瞬間被澆滅,有那么一絲難過侵蝕心頭。

  她望著宮陌宸的背影,抬步跟上。

  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氣氛凝固到了冰點。

  直到終于遠遠看到那座小院,赫連青的腦海里,才倏然冒出一個念頭。

  如果這個方法行不通的話,那她回帝城后,或許還是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愿意將孩子交給她的人吧?

  小院中,宮老太剛吃了早飯,就見著宮陌宸和赫連青一前一后回來。

  宮陌宸臉上雖然依舊沒什么表情,可是宮老太好歹從小看著他長大,所以還是瞧出,他此刻心情似乎很不好。

  再看赫連青,似乎一臉心事的模樣。

  她從前在赫連青的身上都看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緒,這個孩子就好像這世間的山水,寧靜淡然,無欲無求。

  可現在……宮老太嘆息一聲,只覺得自己為了宮陌宸的婚事操碎了心。

  那邊,宮陌宸回到房間開始收拾行李,等所有東西收好,他走出來,沖宮老太道:“奶奶,我們今天去城里,明天一早飛回帝城?!?br/>
  宮老太點頭,下意識看向赫連青。

  她也是應道:“老夫人,我也去收拾行李了?!?br/>
  于是,他們這次一個月之行宣告結束。

  當天,宮陌宸回到帝城后,就直接去了天宮集團。

  而赫連青,則是在宮家老宅開始給賀晚霜制藥。

  賀晚霜的情況,要想治好不容易,她給她的藥,也是需要吃至少半年的。

  正忙碌著,就聽老宅的傭人過來說,宋伊人來了。

  赫連青放下手里的事情出來,宋伊人剛剛到。

  見到她正忙碌著,宋伊人笑道:“青青,又在制什么藥?”

  “不孕不育的?!?br/>
  赫連青道:“就是上次你們給的藥方?!?br/>
  宋伊人這次是真疑惑了:“到底是誰要這個藥?”

  *作者的話:好了,烈哥馬上就要知道霜兒當初因為他,不孕不育的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諾基亞小說網_書友最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最新章節,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买彩票的乐趣阅读答案